湖南牙齿化石推翻人类起源于非洲? 专家:证据不足

时间:2016-11-23 15: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围观:字体://

新京报讯 我们这些现代人从哪里来?不仅是哲学家也是考古学家所探索的“终极问题”之一。而湖南道县福岩洞发现的47枚古人类牙齿,或能解答这个问题。

实际上,现代人在东亚地区的起源与演化一直是古人类学研究与争议的热点。

近10年来,中国古人类学界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进展,先后在周口店田园洞、湖北郧西黄龙洞和广西崇左智人洞等地发现早期现代人化石。对这些人类化石的年代测定和形态研究显示,早期现代人至少10万年前在华南地区已经出现。

然而,学术界对于具有“完全现代形态”(fully modern morphology)的人类在东亚地区出现的时间尚不清楚。

昨日,著名学术杂志《自然》发表了标题为《中国南方地区最早的现代人》的文章,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刘武、吴秀杰等人在湖南省道县发现了47枚具有完全现代人特征的人类牙齿化石,表明在8万~12万年前,现代人在该地区已经出现,这是目前已知最早的具有完全现代形态的人类。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发现的价值在于认识到了东亚最早的现代人出现在华南地区,比欧洲至少要早3.5万年至7.5万年,同时就目前的研究可以推测现代人是由华南扩散到华北地区。

为了得出最终结论,相关研究人员自2011年起对福岩洞进行了连续考察和挖掘,“我们的野外团队大概有10人左右,每年在野外考察的时间一般不会超过2个月,其余时间要在实验室进行大量研究”,参与此次研究的研究员刘武向记者介绍其间所做的工作。

此次的47枚牙齿发现于湖南省道县的福岩洞,在华南地区广阔的地域范围内,研究院是如何锁定研究地点并最终发现这些古老牙齿的?

研究员刘武告诉记者,湖南省道县福岩洞这个地点并非研究员凭空指定,而是依靠了以往线索。1984年左右,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已经有研究员在当地发现了哺乳动物化石,加之近年来中国华南地区被发现的动物化石较多,所以此次研究员们将地点选在了此处。

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在1986年7月的《古脊椎动物学报》上,研究员陈醒斌曾发表文章,提到1984年10月在湖南省道县乐福堂乡塘贝村附近的洞穴,采获了24种(属)动物化石,包括猕猴、大熊猫、似亚洲象、鹿、野猪等,这一洞穴成了湖南省当时已记述的、在一个洞穴内出土的哺乳类化石种(属)最多的地点。

在研究员吴秀杰看来,化石的发现需要运气也需要经验,“一些地方的考古所会为研究提供线索,如果一个地方发现哺乳动物化石较多,我们往往会调查”,此外,环境也值得关注,研究员们更喜欢关注洞穴内部,因为那里受到的破坏相对更小,而如果堆积物里有较厚的干性砂黏土,则可能性会更大。

在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2013年5月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介绍,道县处于华南板块腹地,北亚热带南部,受新生代构造抬升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区内发育多处岩溶洞穴,而福岩洞则带地处亚热带,更新世以来雨水充足,繁盛的动植物资源为古人类的生存繁衍提供了难得的家园。

尺寸更小,齿根也短而纤细;动物化石提供佐证

参与研究的吴秀杰告诉记者,47枚牙齿化石是在距洞口100米左右的地点发现的,“洞口如此靠里的地方环境比较差,不太适合生存,所以我们推测这些牙齿是被冲刷进去的,而且可能是水冲刷的,因为内部发现了水冲刷过的痕迹。”

这些来自年轻身体的牙齿十分坚固,吴秀杰认为这是它们时隔万年仍能完好保存到现在的原因之一,相比起来,头骨则更易遭受腐蚀。

通过对牙齿形态尺寸等的研究,可以推测出它们和哪个阶段人类的特征更相近。这次发现的47枚牙齿显然更符合现代人牙齿的样子,它们尺寸更小,齿根也短而纤细。相比起来,更早时代的人类牙齿尺寸更大,也更为粗壮。

许家窑、黄龙洞以及西亚和欧洲等更新世晚期人类前臼齿和臼齿经常出现齿冠基底隆起、颊侧纵沟等形态特征。而这些特征在道县人牙齿上均未出现。

刘武告诉记者,在发现了牙齿化石之后,研究员在分析牙齿形态特征的同时也要确定年代,这需要周围存在的动物群地共同“配合”,此前发现的动物化石等在此时将发挥用途。在研究中,对牙齿的测定和对年代的测定往往是同时进行的。

在刘武看来,47枚牙齿所代表的研究发现让人们认识到东亚最早的现代人是出现在中国的华南地区,并且从现在已有的研究发现可以推测,现代人在中国的扩散是从华南往华北方向进行的。但是,对于推翻“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学说,刘武认为这次的研究结果并不能得出这个结论。

“学界有观点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这次的研究只能确定东亚最早的现代人起源,要确定其与非洲的联系还证据不足”,刘武如此解释对于此次研究成果的误读。

目前,最早的现代人化石被认为发现于非洲。

发表于2012年8月的《人类学学报》上的一篇文章提出,目前最早的现代人化石发现在东非,包括埃塞俄比亚南部的Omo-Kibish,约19.5万年前,而在埃塞俄比亚北部Herto发现的化石则测定为16万至15.4万年前,他们被看作是从古人类向现代人过渡的阶段。以色列地区两处遗址中发现的现代人化石则被测定为约11万年到9万年前。

吴秀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发现最早的现代人存在于非洲,在16万至19万年前,西亚的现代人则发现于10万年前左右,“他们属于更为早期的现代人,我们发现的则完全是现代人的类型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Baidu